賢紫資訊

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 ptt-第九十三章 還是差點火候分享

醫路坦途
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
“张凡也命好啊,站台都是国宝级别的吴院士给站的,尼玛我有这样的站台老师,我尼玛比说胆囊癌了,胰腺癌我都敢做!”
剑轻阳 小说
山华的年轻医生们看着手术室里的张凡,他们已经看不懂, 已经体会不到张凡所说的了,这玩意必须有时间和大量手术的历练才能有所感悟。
不然,是个人都能成一把刀了。
几个年轻的医生,跑来凑热闹的年轻医生,已经没办法评价张凡的手术技术了,比如他们会评价自己带教老师的水平, 但很少评价小组组长副高级医生的技术水平。这玩意跨度太大, 连人家手术的方式方法都搞不明白, 怎么评价。
也就就是说一句:他打结没我打的快罢了。
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他们已经不羡慕张凡的技术了,尼玛能给自家主任上课的人,已经不是他们能羡慕的对象了,都快仰慕了。
反倒是,对于张凡的站台老师,倒是羡慕不已。
外科医生的解惑,和内科医生的解惑不太一样。非要做個类比,内科医生的解惑更像是传说中的顿悟。
什么花非花, 雾非雾, 莲台上面没有土一样,医生通过大量的阅读和学习,在某些时候, 通过老师的点拨, 甚至偶然听到某一句话后, 豁然开朗,忽然一下好像能理解自己的上级医生了,接着成为科室能参与分钱的一份子。
而外科就不同了, 外科医生的解惑,更像是一种小孩打架一样,当打不过的时候,会喊一句,你等着,我去喊我哥。
比如手术室的站台,什么是站台,很多人,甚至是内科医生都不懂这个站台的目的。
在外科学中,很多手术其实就适合四十岁的医生来做,太年轻了不会,太老了又开始手抖。这玩意就是太年轻了门都找不到,太老了尼玛又成了望门吐。
甚至有的外行名人很骄傲的说:我要是选择医生做手术,就会选择四十来岁的副主任给我做手术,我才不会让七老八十的头牌给我做,那么大岁数,手术刀都拿不住了吧!
其实他这是不懂,大多数七老八十还能进手术室的医生,这种老头进了手术室,几乎不动刀的,就是坐在手术台边上假寐, 完事了,还要在手术报告上把他的名字写到主刀一栏。
为什么呢?这种老头就是定海神针或者是主心骨。
比如一个四十来岁的副主任做手术,忽然碰到了大出血,患者情况不太好,这个时候,他很慌的,这玩意就和男女关系差不多,你一个刚成人没多久的,忽然一下见到一个活很大的。
虽然知道自己也能拿下来,可总是有一种忐忑感。总有一种想找个靠山,是人就是这样,没啥奇怪的。
这个时候,主任或者老主任进了手术室,都不会多说什么,就一句话:我来了!
然后凑到手术台边上瞅一眼:就这样,做的不错!
尼玛腹腔里面都填满了淤血,还不错!
可奇怪的就在这里,一不给你支招,二不代替你,就是口空白牙的两句话。
一共两句话,然后手术室的气氛都不一样了。
主刀一下就如同吃了止吐药一样,硬气起来了,说话的声音都有了底气了。而且,犹豫间的手术效果,和底气十足间的手术效果,绝对不一样。
真的,这种感觉或者感受,不是身在其中的人根本无法去体会。这就是为什么,有些大科室主任,走路尼玛都感觉能跌倒了,可仍旧会得到科室医生尊重的原因。
这玩意,老马识途,人家经历的这个经验就是财富。
见过太多大大小小,长长短短的。
张凡胆囊癌手术,无需任何人提点,吴老头站在张凡身后,看的是不停的咬嘴唇啊。
以前的时候,老头觉得这个货天生就是个外科医生,比如有些手法,当天还不会,结果回去一晚上,第二天立马就如同连了十几年一样,娴熟的都如同天生就会。
今天,老头再一看,忽然觉得这货未来的成就绝对比自己要高,看看这几年他干的事情,几乎除了骨科方面还算是在外科行列,其他几乎弄的都和外科都没关系更别说和普外了。
就这样,这个货猛的一下弄出个胆囊癌的根治术,老头看看张凡的双手,再看看张凡的侧脸,心里有一种:哎,孩子也是个要强的孩子,不知道私底下偷偷练习琢磨了多久,他师父还都不满意,等会下去我得给说说了。
这种手术,就没办法点评,说个吹牛逼的话,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胆囊癌早期的手术无外乎就是沿着普通癌症手术方式进行的。就算是改良,也没有跳出大的框架。
而到了张凡手里,直接就是跨越式的发展,比如以前的手术就是一群小屁孩光着屁股撒尿和泥巴,谁都别笑谁没毛。
可到了张凡这里,忽然变成了带着护目镜,穿着防护服,用蒸馏水在耐火烧杯中,用进行泥沙搅拌试验。虽然还是没脱离和泥巴,但已经不一样了。到张凡目前这个水平状态,并不是有水龙头就能玩的,不得有个胶头滴管吗!
听着张凡不停的解说传授,老头背着手,得意的瞅了瞅摄像头。
意思是给卢老头说:看到了没,当年我说你别太限制他的发展,怎么样,现在怎么样。你多少个弟子弄出的多少个论文,现在有他这个重要?
卢老头看着显示器中自己师哥眼睛都凑到一起的样子,也是无奈了,心说:要不是当年伱拦着,我把这个货带去青鸟,现在估计比现在更厉害!
手术进行的很快,常规的胆囊癌手术,最少要六到七个小时,这还是手术时间,要是从进手术室的麻醉消毒开始,估计从早上得到晚上。
恶魔弟弟别惹我
而张凡的这个手术,一早上就完成了。中午完成的时候,都能来得及吃午饭。
“怎么样,下一台手术,能拿下来吗?”收尾的时候,张凡一边缝合,一边问普外的主任。
山华的普外主任先接手张凡的缝合,这玩意虽然估计他这几年都没缝合过了,不过现在,他是用对待老师的姿态对待张凡的。
不过张凡有个毛病,很少半路让手术的,就算最后一针也不行。
一边缝合,一边问。
山华的主任也不客气了,当张凡问的时候,他微微闭上眼睛,脑海里面回味着手术从头到尾的细节。
“还少点火候!”这种级别的医生,不会打肿脸充胖子。不行非要说行。
因为这玩意,太容易检验出真假了。吹了牛,等脱光了翘不起来,这一行他都没办法混了。
“哪里有问题?”张凡问的很直接。
“胆管侧副循环建立的时候,我觉得我拿不下来。”
“行,下午再来一台!”
张凡点了点头。
中午,虽然有医院食堂的供应,可山华的普外主任心里过意不去。说实在话,他们这个级别,能找个老师,真的不容易。
在手术上,能走到这一步的,谁不想来个精益求精。
可往往有些时候,他们的面前就是漆黑一片,到底怎么走,谁都不知道,在这个时候,有的人迷茫了,或者有的人开始堕落了。然后换老婆的换老婆,潜学生的潜学生。
但也有一部分在这种前方一片黑暗中不停的摸索的。
这种人遇上能带着他前进,别说一大步,就算是一小步的,都能心中充满感激。
何况张凡带给他的不是一小步,而是在胆囊治疗中的终极治疗术。
下了手术,张凡在ICU中看了一眼患者后,就在山华主任带领下进了手术室的休息室,一进门,张凡一看,心里嘀咕着:尼玛山华也算华国大医院了,怎么在食堂伙食上这么克扣,尼玛和我们以前的食堂一样啊。
因为张凡一样望去,餐桌上就尼玛放着面食了,包子大饼竟然还有看着像是月饼的东西。
“不会尼玛过期的月饼都拿出来让医生们吃吧!”
张凡心里还没嘀咕完,师父就说话了,“怎么样?”
“挺好的,生命状态很平稳。”
“行,那就好,快过来尝尝,主任知道你好嘴,今天早上派出去好几波人给你排队买的魔都名吃。”
张凡看着一桌子的面食,心里不免有点看轻了魔都,“尼玛,就这?”
“也没有大清早,就是出去的早一点,知道张院每次来魔都都比较紧凑,这次我就托大,让吴院士卢院士还有张院尝尝魔都的小吃!”
“嚯!这是真用心了!”张凡不识货,卢老头也不熟悉,不过吴老头就清楚的很了。“绿波廊的蟹黄包!阿大的葱油饼!沈大成的格式点心,真老大的鲜肉点心,这一早上估计得不少人去排队吧!”
吴老头瞅着一桌子的面食,说出了主任的用心良苦。
吃的时候,除了包子和鲜肉点心张凡觉得还不错以外,其他的也就一般般,没啥特色。说实话,论面食,过了长江其实没啥新意。
吃了一会后,老陈和王红悄悄的走了过来,王红拿着手机偷偷给张凡看。

Categories
都市小說